reiss英国官网:谭伟东:近代史的悲剧可能并正在从重演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爱问知道 时间:2019/11/22 10:38:04
    谭伟东 

    中美战略研究院 总裁

 

    近代史的噩梦曾经离我们已经远去。抗美援朝、抗美法援越,曾经使得新中国威震敌胆,一雪国耻,彻底逆转了华夏中国亡国灭种的近代历史悲剧,把开始于英国鸦片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甲午海战、八国联军入侵、日本从1931年卢沟桥事变以来的14年群华战争、解放战争期间的中美大较量(美国动用了二战以来的最大的海空军大规模运输、投送和海外装备,武装和军事顾问团指挥了前后八百万国军现代化海陆空各大军、兵种)的全部屈辱史、悲惨命运、任人宰割、任人蚕食的境地,统统彻底抛弃的一干二净。

 

    随着三弹一星一艇(原子弹、氢弹、导弹,人造卫星,核潜艇)的大体完成,毛泽东时代的大国崛起有声有色,顺理成章,水到渠成。“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下的全国粮食储备足用五年之久,大小三线攻防体系形成,由此彻底改变了中国区域经济、产业与国防布局;全民皆兵,反帝反修,反殖反霸,反资反封,出现人类不曾有的“十亿人民十亿兵,万里江山万里营”的钢铁长城,铜墙铁壁;文化大革命代表的全球人民的革命、解放之正义潮流,形成内部举国众志成城,外部世界红色风暴们席卷全球。最后,中美苏大三角的形成,第三世界以我们为领袖的世界反霸格局,小球推动大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交凯旋,把近代中国弱国无外交,跪着办外交,“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攘外必先安内”的无耻、无能、无助、无为,统统抛到了太平洋。

 

    然而,无耻政客,无良文人,无知群民,无奈之国家栋梁政治生态耦合之下,在大潮流基于小人、病人、常人的心理、心智、心田,误判时代,错判国运、大道天理,急于公报私仇,反攻倒算的泄私愤、狂致富、疯敛财的恶欲驱动下,一步步陷入了华丽光鲜但却暗藏杀机的现代化陷阱之中。

 

    我们今天10%所谓经济奇迹的真实成本和未来前景是什么?是以出官方权威人士(成思危)的14%的生态资源环境GDP的损失为代价的。换言之,名义货币的高速和超高速经济增长,真正核算的实际增长却是-4%。而这种换算还却没有包括在数百万年的地球演化形成的土壤地力和种种生物圈不可逆转灾难,不可再生资源永久破坏的价值计量。

 

    10%的高速增长,为发达国家的3-5倍之多。然而,发达国家人均GDP同我们的差距差距确实在拉大而不是在缩小。这仅仅是数学拐点逻辑问题吗?当然不是,是汇兑、货币主权、贸易定价权、国际分工体系与产业链主导权丧失的结果。是宏观和超宏观经济政策、经济机制、产权结构、顶层设计的灾难性管理和政策结果。

 

    国家总理的权威数据是,中国出口总值的60%为外资、外方所有。西方经济学说的三驾马车是会计核算账户意义上的消费、投资与对外贸易,根本不是增长经济学意义上的经济增长源和增长期。进一步来说,西方经济构架下的消费,至少在大面积的耐用消费品,甚至普通消费,都转入到了消费信贷支持,其变成了一种生产过剩、两极分化,消费与投资不足之下的复杂的信用借贷安排,在这样的两极分化与金融安排下,消费勉强可以称之为增长的一架马车。总之,中国的消费与出口,都既不是科学的也不是西方经济学意义上的增长级。出口越多,顺差夜大,国民财富外流也越多,外方外贸外资获利越慎。

 

    现代中国完全不具有英国金本位货币体系之下的当时的重商主义的情形。当时的黄金硬通货,不但世界贸易通行,而且价值不仅坚挺,甚至事实上出现了金贵银贱,一直处于自然和人为操纵的双重的升值过程之中。当时的扩大出口,积累贵金属,这样的重商主义是真正的富国强兵,利国利民。中国当下的以换取纸币美元、纸币欧元的这些不保值的信用货币,根本就是数字的虚幻的货币价值错觉。

 

    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让我中华儿女痛彻心肺,蒙受无无地自容之奇耻大辱。“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让我们国人怒发冲冠,视死如归。

 

    然而,我们的先烈、先辈,老一辈革命家,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英勇就义,打下的江山,换回的国泰民安,就是要如此轻贱地投怀送抱,敲锣打鼓,而拱手相送于新的洋大人和买办汉奸国贼吗?

 

    是的,林彪事件已经从政治到道义,从思想到文化,从精神到心理上,对文化大革命判了刑。信仰危机演化成了社会危机,而在毛-周-朱三巨头自然谢世后,变成了巨大的政治与信仰真空,形成管理和文化上的巨大空档。

 

    中国亟待改革,人民欢迎改革,神州热望开放,国人全身心地投入到开放的洪流大潮之中。

 

    这样的历史转轨,开启的新长征,团结一致向前看,是符合党心、民心,符合国情、世情的。举国上下,党内党外,国内国外,改革开放的确是大势所驱,人心所向,但更是毛泽东时代,毛泽东遗产的巨大布局、造势之结果和创造了全部之可能。这样空前的政治一致是历史对中华民族的丰厚给予。

 

    然而,改革开放很快就形成了尖锐激烈的的两条路线,两条道路,从而两种命运,两个前途的激烈甚至生死攸关的大交锋。

 

    时至今日,彻底批判,要求坚决纠正错误的几乎所有的代表人物,清一色的都是早期的改革开放的最坚定的拥护者和推动者。李先念、陈云、薄一波、王震、黄克诚、胡乔木、邓力群、马斌、李成瑞、张全景、韩西雅、刘实、高学为、俞权瑜、巍巍等等等等无不如此。

 

    而且所有发出尖锐批评的包括一大批红二代和海内外的智人学者,都是所谓改革开放的既得利益者,而且都是清一色的既有才学,又有能量,既有人脉,又有关系,既有胆识,又有能力的一大批有胆有识的俊杰。他们完全可以,绝对能够发财致富,做拥天下好处,可以荣华富贵,呼风唤雨,坐享其成,但他们不不屑于,不痴于,不愿意与此有缘,于此为伍。为什么?

 

    这就是致良知,更是大智慧。当然,其中相当大多数的人,不但是马列毛主义的忠实的理论家、思想家和革命家,而且是人类历史真理到火神的伟大传递者。但也有相当的一部分,只是良心感和正义魂之驱动。

 

    中国自古有道: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任何国贼大贪,窃国大盗,都不得好死,不会善终。既便是自身狗命保全,也会殃其千秋万代,让后人晚辈倍受煎熬,灵魂不得安宁,生不如死。

 

    中国自古就是一个财富大国,更是一个智慧道德强国。

 

    西方人讲公正,信公正,追求的是程序、游戏规则的公正。他们接受失败和结果不公。中国人任天理,讲客观实在,自古就不任什么狗屁王侯将之万物侯。“均贫富,等贵贱”,中国政治伦理领先世界几千年。

 

    毛泽东一介书生,布衣“天子”,肩担比不过其弟弟毛泽民们能扛,手提赛不过普通农民能提篮,如何能翻转乾坤,颠覆大道乾坤?实在是民心、国运、时势,大道是也!

 

    中国既然能诞生陈胜、吴广、孙中山、毛泽东,能产生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出现三皇五帝,如果社会时运需要、要求,就一定会诞生第二个、无数个的当代的毛泽东。

 

    《中国左脚已经陷入危机》大作绝对理性、大智。数据、分析可靠、科学。卢麒元、贾良根、何心、叶晓林、陈石宇、谭伟东、左大培、杨斌、高联奎、刘日新、程恩富、刘国光、赵磊、卢映西、宋鸿宾等等的方方面面的全景式经济分析,都包含着至理名言,大政方针和具有可操作的顶层设计。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应当请这样的专家作为教授。

 

    集体学习不是作秀。真正的练内功应当是各自的私下学之学,求真知。私下认真拜师求学,不耻下问,孜孜以求,方为学习之正道。中国人大家、大师,聪明绝顶,理论一流,智慧卓越的比比皆是。“三人行必有我师”。中央和地方大员应老老实实,眼睛向下。

 

    科举式、体制内的自斟自饮,自弹自唱,除了外戚、后宫、宦官、恶棍专权、弄权、干政、败政之外,没有提供任何好的经验。

 

    不拘一格降人才,三顾茅庐,从善如流,当政者要放下身段,抛弃那个小我自私,以天下为己任,大公无私,虚心纳谏,真心求教,先当小学生,不要急于当先生,更不要以为上任伊始,就可以自然而然成圣成仙了。

 

    毛主席,有案可查的是“四起四落”,大小20次受到整肃。这就是毛主席说的在大风大浪中锻炼成长。权利与名位都无法保证德兴与历史美名。除了青史留名,财富、权位、身价、地位都不但是身外物,累心劳神,而且历史长河看绝对是粪土而已。

 

    从《史记》到《资治通鉴》,从《贞观政要》到《明夷待访录》,从《盛世微言》到《革命书》、《警示录》,从《太平经》到《天朝田亩制度》从《鲁迅全集》到《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列宁全集》、《毛泽东选集》、《毛泽东文集》、《毛泽东军事文集》,从24史到当代史、世界史、文明史,大智慧下的兴衰往替,大国轮回,官海沉浮,历史轮回,充满着历史玄机和人类智慧。马恩列斯毛是其中的高峰或最高峰。

 

    党史大系,从经验主义的右倾到教条主义的左倾,从28个半布尔什维克的左倾到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右倾,从和平民主新阶段的右倾到扎根串连的左倾,从表面上的左倾到骨子里右倾的形左实右,从打左灯向右转的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口左心右,到挂着特色多样化招牌,举着与国际接轨的与时俱进标语,实际上混淆阶级阵线,放弃人民主权,解构马列毛主义,颠覆历史和制度,投降外敌与葬送主权。历史没有远去,历历在目,就在眼前。苏联东欧的前车之鉴,正在变成中国的当下后车之辙。

 

    《战争正向我们走来》,《点评美国新战略》都是当下中国的警示之作。

 

    近代中国头号执行卖国贼,至少还知道自己学业、学识不及老师曾国藩,检讨自己一生所为,不过耍耍小聪明,到头来是一事无成。而今的大大小小的李鸿章,连这点明智都没有,硬是同头号派卖国贼慈禧太后、袁世凯、张勋一样,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不回头,还“至死方休”的大言不惭。

 

    现代的问题一经早已不是战争已向我们走来,而是什么样的战争正在向我们走来。形形色色的战争早已经爆发。

 

    我国粮食安全(种子,储备粮,食用现在和未来风险,耕地规模和土地肥力,农业污染)、金融安全、石油安全(对外依存度、国际市场与运输通道)、科学安全、土地资源安全、产业安全、淡水资源安全、信息网络安全,信息资源安全,等等,哪一方面不处于温战甚至准战争状态?

 

    美国当年内战爆发时,可以靠解放黑奴,完成一个“富人的仗,穷人来打”,继续当下这样的祸国殃民的两极分化,大资产阶级,新兴买办资产阶级的豪强兼并,权权色交易,资产财富掠夺,届时,中国的“富人的战”,靠哪个穷人来打?

 

    中国富豪一致集体裸奔?全世界大移民?把榨取的人民血汗的所有财富变成你们自身子孙万代的外国天堂的享用不尽?想什么呢?中国完了,主权、领土和人民百姓完了,外国政府和资产阶级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天生犯贱,要让你们这些不义之财的子子孙孙尽享荣华富贵?同国际资本联手?充当汪精卫所说的曲线救国和蒋介石四大家族的蒋家王朝的外商总代理?连蒋介石这样的超级权谋大师,人类少有的恶棍、军阀,都玩不转,最后客小岛,至今不得入故乡土以为安,尔等能有此惊人谋略?弄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国首富梁伟根进中央的闹剧,陈有西、贺卫方、张维迎、茅于轼、吴敬琏式的市场经济逻辑,法制文化说教,会比蒋介石、蒋经国、陈布雷更胜一筹?连马英九的水平都不到,充其量也就是阶下囚总统狱中为丈母娘奔丧的阿扁的量级。由几个有李敖的才学见识?但比李傲的傲气可有大上1,000倍、10,000倍。整个政治境界和水平,就是一个王洪文,十足的绣花枕头而已。

 

    近代中国,彻底失败,腐烂到底,败于洋务运动。几十年下来,借助现代化和大办洋务,进行的完全是一派以国家、政权名义,举全国之力,在国家朝廷权力之下的建私军、谋私国、敛私财的实质性的湘军、淮军私家军和私家产业财富的分离、分权而已。

 

    这为后来的军阀割据、向洋人大举借债、操练新军、举办西学,一言以蔽之的划分势力范围,谋求权力,掌握资源,瓜分中国,贩卖国家埋下了种子,树立了榜样。

 

    改革开放,正在步上更大的更全面、更彻底的洋务运动之途,若果不彻底改弦更张,在经济机制、产权结构、权力格局、资源配置、分配比例、文化舆论、组织路线上,做彻底的变更和调整的话。

 

    苏联是怎么垮掉的?格尔巴乔夫、叶利钦的公开背叛至关重要。没有戈尔巴乔夫,把雅科夫列夫、谢瓦尔德纳泽等一大批党内外走资派,提拔上来并在莫斯科形成气候,推波助澜,造成修正主义全面专政,苏共不会垮,苏联不会亡,而格本人又是如何登上苏联宝座的呢?最初是英国情报机关发现了他,后来美国中央情报局头子和美国总统对其都在“面试”后加以认可,而后西方长期栽培,最终使起爬上最高宝座。中国距离这样的结局还有多远?

 

    近代中国三大主线失守,最后国破家亡。

 

    第一大主线失守,起自于张居正的“一条鞭法”。中国一个非产银大国,经济财富、人口总量超级庞大,经济、科学、产业世界一流,人口与地域巨大,却偏偏不用国家主权信用货币,不垄断黄金、白银和任何贵金属,实行自主、本国财富锚的本位货币,掌握本国与国际通货主权,反倒在既不垄断、管制金银,又不生产和控制金银来源的情况下,择定银本位币,任由商家、市场、国际贸易,甚至国际非经济力力量,随意摆布价值轴心。结果,在白银晚清大肆外流,人民血汗恶性贬值,本国本位与国际货币、金银价大倒挂下,最后输得是倾家荡产,国破家亡。当今中国,人民币币值、发行,国际汇率,除了发行主权外,其它的同大明、大清何其相像?

 

    第二大主线失守发生在宏观经济机制和产业财富社会经济管理上。无论是马可波罗和一大批欧洲人游记,还是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之笔下,中国近代的发达、先进、富有远远超过西方,世界绝对一流领先。城市化、科技化、理性化、世俗化(非宗教信仰统治,人文主义精神原则,宗教宽容等等),文化发达,国泰民安等等,都是超一流,远远领先于世的。农产、丝绸、刺绣、陶瓷、360行手工业、造船、航海、水运、同世界和西方相比,领先的不是一般水平差异而是量级上的差别。然而,西方海盗国家政权,形成战争融资、产业融资、贸易融资的举国协同的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主要是对付中国、印度。而明清两朝中后期,不但豪强、皇族、大户大肆兼并土地,掠夺财富,堆砌超级财富,而且各自为战,各自为私,置国政于不顾,置家私、窃国、分赃于头等要务。财政经济、宏观经济、产业格局、贸易条件与境界渐进恶化,中外优势攻防渐渐逆转,而大户、豪强权贵中饱私囊,变本加厉,专营自己、自家私利,以至于不但走向买办,卖国窃国,而且打击、陷害忠良、君子,残害民族英雄,从宏观经济到国家政治,正义颠倒,理性丧失,最后只能坐以待毙。

 

    第三大主线失守发正在精神文化和舆论导向之上。事实上,直到1860年,中外科学技术、产业工艺、经济结构、管理技术方面,都没有太大的差别,而且,中国在总量和主体结构上,还是保持总体优势的。至此以后,西方在制造业、装备业、铁路运输业、能源产业、钢铁产业开始了长足的发展。这时候的西方工业与经济真正起飞和成为发展中心,已经基本上不是英伦三岛,而是在美利坚合众国和欧陆上大规模展开。若不是洋务运动,对一次中国经济统治阶层明星装腔作势,不是北洋政府做失良机,不是蒋家王朝葬送黄金良机,近代中国的历史,都不会如此血淋淋的惨不忍睹。而由于上述的金融、宏观经济和产业机遇的完全丧失,在对决的物质技术水平上,发生了敌弱我强、敌我平分秋色、敌强我弱的大逆转,这样外雄的强刺激下,原来由唐朝繁华,宋朝偏安一隅的自得其乐,在继续大大加速中华集约的东方经济革命以降的文化缺钙、文治武功相合失衡后,必然出现彻底的精神解体和自我批判乃至自判死刑的形而上学的统统否定。这就为全面西化,跪倒在西方,抬不起头来,直不起腰杆子埋下了坚实的基础。民族精神与国家魂灵的死亡是文化解体与死亡的核心。康有为、梁启超、鲁迅、谭嗣同、严复等等,都因由中国政治经济败北,而或多或少地走向否定文化之路。

 

    孔家店成了近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发泄器和疯狂靶子。

 

    应当客观地说,近代中国之亡,虽有唐朝以降的中国古典文化糟粕之过,但却总体上是近代中国统治阶层与知识分子本身之罪、之祸,同中国古典文化,特别是其中的精华毫无关系。而近代中国以降的最致命的大敌,正是野蛮疯狂的帝国主义和买办官僚资产阶级及其走狗军阀。中国近代以降的敌我友战线,主要社会矛盾,基本文明经纬基本如此。重回孙中山开启的,毛泽东开辟和建构的人民共和国时代是唯一正确的选择。离开这条道路,中国无望,世界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