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机场退税时间:小留学生:到了美国才知道的事情(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爱问知道 时间:2019/11/22 10:38:33

小留学生:到了美国才知道的事情(二)

(2012-02-08 21:08:00) 转载标签:

美国留学生

中国教育

课堂

曼哈顿

活泼

王子柔

悠悠

蒲知临

高娓娓

杂谈

分类: 美国教育

        前面讲了12岁的蒲知临同学刚刚到曼哈顿333学校(Manhattan School For Children),在一个新的环境如何很快适应,如何找到自信的亲身体会,今天再随他来看看美国小学生动活泼的课堂。

                     前面博文:小留学生:到了美国才知道的事情(一)                    

                             

                             自由的美国的语文课ELA 
    

      在美国,他们的英语课不叫English Class,而是叫ELA class,意思是 English Language Art(英语语言艺术)。同样是母语课,中国的语文课与这里的ELA课却有着很大的差别。

 

      第一点,这里的ELA很重视reading(阅读),而中国的语文课对阅读似乎没有太大要求。

        ELA课每次课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自由阅读,老师对阅读什么书籍没有要求,我们想读什么就读什么,只需要在书中夹上几张 poster(海报),上面写上自己对一段故事的感受、评价或想象一下将来会发生的事就可以了。在阅读期间,你可以躺在地上看,坐在地毯上看,或做出种种姿势,老师从不管,只要安静,在教室里散步都没问题。由于ELA课没有课本,老师也从不讲课,所以阅读变成了消磨上课时间的最好办法。而在中国,我相信没有人能在学校上课时独自读一个小时的书,也绝对不会有老师能让学生在教室里走来走去。

  第二点,Writing(写作)也是ELA课的一大重点。

        一般时候,我们不会动笔,只是一个月写一篇东西罢了。要说写的这个东西,还不光是什么记叙文、读后感之类的。我相信,大多数人都知道brain storm(头脑风暴)是什么吧。我们经常用brain storm思维导图的方式来代替普通写作。把主题写在中心,然后把其他的思路往外伸展开来。

  第三点,考试。

        ELA课并没有考试,只不过是时隔几个月有一次一对一阅读测验。这个测验是为了知道学生的阅读水平及进步而设立的,测验时,老师会从各个等级阅读测试文章中选一个适合你的文章交给你。首先,你需要把给你的文章中被括号括起来的部分大声读给老师听,老师会把你读错的音标记在她的材料上。接着,老师会让你默读完剩下的内容并让你用自己的语言复述。然后,老师还会问一些关于文章细节的问题,并把你的回答原封不动地记录下来。最后,老师就会告诉你适合读什么等级的文章,并给你挑选合适的书了。



                                 简单的数学课

  比完了中美语文的不同,我再来对比一下中美的数学课吧,这里的数学课和中国的数学课相比,更是有着天壤之别。

        第一点,美国的数学课比中国的数学课要简单很多。

     这里的数学课没有课本,所以上课时,老师就发给每人一张写有问题的纸,然后进行分组讨论。数学老师在课上除了帮助一些对问题实在搞不懂的同学之外,似乎起不到太大用处。当我们解决问题后,需要画一张Poster(海报),把详细的过程、模型甚至遇到的困难都写下来。由于美国学生的数学比较差,思考能力、速算、巧算比中国学生烂得多,所以老师给出的问题都很简单,我一小时做出来的题,他们要做14节数学课!


    第二点,这里的课堂气氛很是轻松。

       在回答问题时,可以不举手抢着说,老师不会介意。如果想开小差的话,也没关系,只是别扰乱课堂纪律就行。不过老师并不总是那么友好。有时,一些人上课会捣乱,就像我的同学Henry。有一次,他在课上扔纸团被老师发现了,老师提醒他,可他拒不承认,还嚷嚷着:“I didn t do anything!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我什么也没做!您在说什么!)可老师并不理他,还让他leaving the classroom(离开教室)。他耸了耸肩,无奈地离开了教室。
 

     第三点,美国的数学课有考试但是并不多,考试大约两个月一次,只是考简单的常识和应用罢了。
      这就是中美数学课的差别。

                               在课外实践中学历史

     11 月23日。今天是我们六年级组织的第二次外出活动。

       这次活动是专门为历史课设计的。我们来到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Apes and human(猿和人类)展室学习人类进化。我们先是花了两个小时听一个讲解员在两个教室大小的展室内唠叨着我听不懂的单词,介绍介绍这个,介绍介绍那个,听得我昏昏欲睡。接下来,我们来到了一个实验室内,实验室的桌子上摆着不同动物的头骨。工作人员发给我们每人一个头骨测量报告单。我量的是一个形状椭圆的头骨。我刚见到它时,心里还有些紧张,不知要干什么。等讲解员说了方法后,我才渐渐心里有了底。首先,我把一把形状古怪的夹尺夹在了头骨太阳穴的位置,尺子随后显示张开了14.7厘米,这14.7便是头骨的宽。第二步要做的,就是测量出它牙齿的长度,这个好办,只要用米尺一比就行了。

        最后,我需要知道这个头骨原拥有者在生前是用几条腿行走的。这个就需要思考一下了。我从它前方的介绍牌上知道,这是个early man的头骨,而且他的样子又很接近现在的人类,所以我断定它是用两条腿行走的,这就成了一张头骨报告单了。再看我的同学们,他们有些人好像并不把测量这件事放在心上,有的和别人聊天,有的在报告单上乱画,还有个叫Betty的同学,竟拿起头骨玩儿了起来。下午三点钟,我们冒着小雨回到了学校。

                                  通过游戏学地理

 

  12 月7日。

    今天放学后,我和班里的几个同学照样来到老师Katy的办公室参加她的accentuate day(课外强化学习小组)。今天Katy讲得很快,所以提前讲完了课上的内容。在上课的最后二十分钟,Katy决定让我们玩一个地理问答游戏,问题从世界地图的内容中随便挑选。

  首先,Katy问了一个问题:“谁能说出北美洲最大的三个国家?”只见一个男同学犹豫再三,连自己所在的美国都没想出来。还是我给了Katy回答:“是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哦!”一个女生惊奇地说:“加拿大是个国家吗?我爸爸说加拿大是美国的一部分啊”。我和 Katy听了都笑了起来,我猜她爸爸告诉她的是Canada is a part of America,而America 有美洲的意思也有美国的意思,她偏偏就把America误认为是美国,这样一来Canada is a part of America就成了加拿大是美国的一部分了。

  下一个问题是一个女同学提出的,问题是:巴西最大的城市是什么?我和Katy猜了许多,例如:圣保罗,里约热内卢等等。可她都一口否定,说是不对,并且神秘地说道:“It is Argentina(是阿根廷)。”这一回,她离奇的答案和认真的态度差点没把我笑死。Katy无奈地捂着脸感叹道:“你们该好好学学地理了,不管怎么样也不要让这个外国人笑话啊!” 可那个女生做出的解释是,她误把阿根廷看成了巴西的一部分。

  他们唯一回答出来的一个问题是在Katy花了五分钟让他们搞清楚什么是州,什么是国,什么是城市之后百般无奈地提出的。问题是,说出美国的三个城市。他们想了又想,蹦出了两个极复杂的城市名,等到了第三个,他们就又想不出来了。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一个女生带着疑问的口气说:“是纽约吗?”Katy舒了一口气,回答:“哦,上帝。回答正确!”

  这件事虽然听上去有些不现实,但确实是真的。怎么样,有意思吧,虽然我的这些同学们并不笨也不傻,但是他们的地理知识可就比我们中国人(至少是我)差远了。
   本文来自美国中文网,图片也来源于网上。特别谢谢蒲知临同学。大家继续看下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