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芬兰买什么:专访吴英案最大债权人林卫平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爱问知道 时间:2019/11/21 04:21:59

专访吴英案最大债权人林卫平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14日01:03  中国经济周刊

  专访吴英案最大债权人林卫平:不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浙江、北京报道

  春节前,吴英的终审判决下来后,林卫平不断接到债权人打来的电话问:“吴英已经判了,财产准备怎么处置了?”

  林卫平其实也不知道。他是吴英案中最大的债权人,其“上线”债权人大约有五六十人。

  放贷

  比约定的时间晚了许多,林卫平爽朗地笑着走了进来,以笑声对记者表示歉意。他很爱笑,留了个平头,斯文白净,像书生又比书生更易亲近。这使他看起来很值得信任。

  在吴英案发之前,林卫平专做“资金生意”,一直信誉良好,义乌那些老板们都愿意将手中的闲钱放到他那里去放贷。“谁需要借给谁,赚取中间的利差,相当于一个不合法的银行。”他自嘲。

  2005年,通过表弟的介绍,吴英认识了林卫平。“原先想向我借500万元,让我去看看她的公司,办得挺好的。我没兴趣。”

  2006年初,吴英再来拜访想借1000万元,“听说她在广州赚了不少钱,公司办得很好。”林卫平当时做了一个判断:一个女孩不会去赌博,不会去洗钱,如果真正办企业的话,亏也亏不到哪里去。

  林卫平把钱借给她。10天后,吴英如约归还。

  2006年4月,吴英又来找。“她说自己在湖北荆门投了一个旅游项目,需要5亿元,自己有2亿元,向我借3亿元。”

  林卫平提出要跟她一起去湖北实地考察一下那个项目。吴英答应了。起初是吴英催着林卫平去,但林卫平没时间,等林卫平有时间了,又轮到吴英整天在外面忙。两人最终没去成湖北。

  2006年七八月份,林卫平手上正好有一笔闲钱,其他企业用了两个月还回来了。他原想让一些债权人拿回去,“他们说,怎么才用这么几天又拿回来了?然后跟我说,拿去。”林卫平笑。

  这笔钱最后打给了吴英。后来吴英说不够,又让林卫平追加了1亿元。

  没多久之后,一则神秘年轻女富豪的新闻开始在全国蹿红:东阳出了个亿万富姐,她用2亿元现金买下东阳世纪贸易城三层700多间铺面;一次性购入高档汽车20多辆;部门经理年薪50万元到100万元、保安月薪2100元;她开出的洗车店和洗衣店都是免费的……

  林卫平打开报纸一看,傻眼了:怎么搞成这样?

  他马上给吴英打电话:“这个报纸怎么说你在东阳投资?你不是在湖北荆门搞项目吗?”吴英回答说,先把东阳的架势搭起来,壮大本色集团的实力再继续推进湖北荆门项目。

  事实上,到最后事发,吴英到底有没有在湖北荆门投资,林卫平说他也不清楚。

  一天,一位东阳的朋友对林卫平说:东阳有个女富豪,买了辆法拉利,开得很拉风呢。“我问,哪个女的?他说,吴英。”他的朋友并不知道他借钱给吴英。听到这个消息,林卫平电话拨过去,“听说你买了辆法拉利?她说,没有啊,根本没有”。

  又有新闻说,吴英的本色集团在某一次大会上给光彩事业促进会当场捐赠500万元。 “我听说你要捐款?她说,没有啊,没有啊。她从来都说没有,很怕我知道。”后来钱也就真的没有捐成,拿回来了。

  在这期间,隐隐感觉不安的林卫平开始追问吴英,“钱究竟花到哪里去了,她始终没有说出一二三来。”

  “我跟她说,你把项目一个一个做好了,早点把本钱拿回来就可以,利息高一点低一点没关系。”

  但那时候,吴英的摊子已经越铺越大,刹不住了。

  再到后来,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当时总以为(钱)能还回来的,如果她是真的拿去做项目的话。”林卫平说,她在东阳搞的这一切,他根本一点也不知道。

  “如果我知道她这样搞法,一分钱都不会借给她。”林卫平承认,当时自己确实比较盲目,“做资金生意久了,对钱的概念也比较麻木了。而且之前借出去的钱,都能按时返回的,没出现过这一类的问题。”

  追讨

  到了2006年12月,吴英被她的其他两个债权人杨志昂、杨卫陵软禁的消息传出。那些知道林卫平借钱给吴英的义乌老板们纷纷赶到他家来要求还钱。林卫平的朋友黄振兴说,其中一个工厂老板交给林卫平的钱是年底要发工资的,原本想着资金转出去一两个月再转回来,结果转不回来了。工人都闹起来了,老板急得差点跳楼了,只能找林卫平,林卫平再找吴英。但那一段时间,他已经联系不上吴英了。

  “那时候他多苦啊,那个苦是没办法说的,家里不敢回去,老婆也走掉了。”黄振兴感叹。

  2006年末,逃离软禁的吴英其实已经是四面楚歌了。义乌的老板们打听到消息说吴英在丽水,于是七八个人一起赶到丽水去。林卫平以及作为他们代理律师的黄振兴一同前往。

  在丽水,她仍然跟大家说,钱没问题的。她告诉他们,她住在丽水一个银行行长家里,对方是她关系很好的姐妹,能够给她解决资金问题。这个“好姐妹行长”后来成为吴英第一个检举揭发的对象。

  “她还说,已经找到了香港一个投资公司给她5亿元的资金做投资。”林卫平、黄振兴他们当然没有相信。

  吴英又进一步安抚这些人说,“你们放心好了,实在不行,我把我的珠宝卖掉。”她打开车子的后备厢,装了满满的玉器。“那时候,我们更担心了,只怕她随身带着珠宝出逃,也足够在外边生活了。”黄振兴当时提醒林卫平,“若她把所有的凭证撕毁逃走了,你就倒霉了。你拿什么向其他债权人证明钱是给了吴英的?”

  当然,这个最坏的结果没有发生,最终吴英没有“跑路”。

  这些珠宝后来到了林卫平手里,大约30来件。“她拿来一块石头就说值3000万。我问,你的意思是用这些抵钱?钱都不用还了?先不要谈这个事情,你给我都拿来。”林卫平将这些珠宝又给了他上线最大的一个债权人。再后来,林卫平事发之后,这位上线朋友主动将这些珠宝交到了公安局。

  当时在丽水时,这些债权人在一起商量该怎么办,其中一个义乌女老板出了这样一个主意:建议让吴英交出所有的公司印章、营业执照归他们保管,总经理还是吴英来当,然后趁她名气没被毁掉之前,只要她能从其他地方把钱“骗”回来还给他们就行。

  “你明知她没钱了还让她去‘骗’?这就真的成诈骗了,你们推托不了责任的。”黄振兴当即否了这个“馊主意”。

  此时,另外一些不知内情的义乌老板还在源源不断地往林卫平这里送钱。“林问我,还有2000万送过来给我,还好不好拿?我跟他说,不好拿的。”最疯狂的时候,林卫平告诉黄振兴,一麻袋一麻袋的钱被装到他家,“几百万的,林都已经不要,一般都是上千万,他在当地都已经红成这样了”。

  后悔

  吴英被捕之后没几天,第二个被捕的就是林卫平。林卫平被判了6年有期徒刑,前年假释出来,他自己的汽车、别墅和现金资产仍被冻结着。

  林卫平目前在一个做建材生意的朋友那里打工,没事的时候研究研究易经。他说,现在记性很差,“这也是好事一件,把一切都遗忘掉”。

  仿佛是做了一场梦,再忆起,已是恍若隔世。

  2012年春节后,他从义乌赶到东阳市公安局了解情况,相关负责人跟他说,正在向领导请示解决方案,同时安抚他说,拍卖、处理的程序将会非常严格、公开、公正,绝不偏私。

  根据东阳市公安局方面的公开披露:目前吴英旗下房产共有100余套被警方查封,大部分已经抵押他人;涉案扣押的41辆车已被拍卖掉30辆,拍卖所得为390万元,还有11辆没有拍卖,包括法拉利等豪车;本色概念酒店已被拍卖,所得为450万元;大部分珠宝也被吴英抵债出去,部分追回后存放警方。

  作为吴英案中最大的债权人,林卫平曾前后借给吴英近4.3亿元,最终没追讨回来的有3.2亿元,占吴英3.8亿元总债务的绝大部分。二审判决中估算的吴英剩余财产仅为1.7亿元。

  这让他很犯嘀咕:“上线”债权人大约有五六十人呢,怎么分?他曾主动向他的那些“上线”朋友们承诺:不管在什么样情况之下,他不会将钱自己转移、藏匿,不会躲起来,犯下的错误该怎么承担就怎么承担,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欠着人家的钱,我自己过好日子,这没啥意义的。”

  在这一点上,他自认问心无愧。

  而除了那天吴英终审判决出来,一般情况下,债权人也不太打电话来,“因为他们都知道,我现在的日子不好混,打来也没用的。”

  “吴英怎么判,老板们不太关心,关心的是早点判早点把钱拿回来。这是真的。”黄振兴说。

  沉默了一会儿,林卫平说,“我买的那些别墅,原先也就三四百万,现在至少卖一千五六百万,都涨了几倍了。但现在都被查封了。”

  他当然很后悔,“但又能怨谁?最终都只能怨自己。昏了头了。”

  不久前有一天,林卫平跟一个朋友吃饭,对方说正在广州搞一个利润很高的项目,让他过去帮忙分析一下。“我一听头就大了,比较高的回报率?有这样的好事?哈哈,我不可能再上这种的当了。”

  他不再相信天上会有掉下馅饼来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