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嘱公证费用:象牙塔里堵“贪穴”——河南教育系统防控廉政风险纪实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爱问知道 时间:2019/11/15 18:29:43
象牙塔里堵“贪穴” ——河南教育系统防控廉政风险纪实  2012年2月14日 10:12   中国纪检监察报      核心提示:菁菁校园,是追求理想、昂扬正气的热土,然而这其中却不乏存在廉政风险的“高危岗位”——招生、基建、后勤、采购等诸多环节权力集中,一些岗位经手的资金动辄以百万、千万计。如何让象牙塔更纯净?2011年5月始,河南省委高校工委、省教育厅在全省教育系统开展了一场“查找廉政风险,构筑拒腐防线”的活动,把着眼点落在“防控”二字上——

象牙塔里堵“贪穴”
——河南教育系统防控廉政风险纪实
记者 陈曦  通讯员 程云 王雨

  菁菁校园,是年轻学子做学问、践理想、求进步的圣地,是书生意气、正气高昂的热土。
  然而这座纯净的象牙塔却不乏存在廉政风险的“高危岗位”——招生、基建、后勤、采购等诸多环节录取权、财权、事权集中,一些岗位经手的资金动辄以百万、千万计。
  如何对高校相关岗位进行廉政风险防控?如何让象牙塔更纯净?
  “消未起之患,治未病之疾,医之于无事之前”,要让象牙塔更纯净,就要预防在先,堵住可能产生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的“贪穴”、“歪门”,河南省委高校工委、省教育厅把着眼点落在了一个“防”字和一个“控”字上。2011年5月12日,一场“查找廉政风险,构筑拒腐防线”活动在河南省教育系统拉开帷幕。
  
  “风险等级高不代表有问题,风险等级低不代表没问题”
  省教育厅自查自纠打头阵
  
  “河南省教育厅原副厅长、巡视员,省社科联原副主席李文成,在1998年至2009年期间,利用担任省教委副主任、省教育厅副厅长、评估专家组副组长等的职务便利,在学校升格、争取职业教育实训基地建设项目、高职高专评估等过程中,先后48次收受贿赂共70余万元……”
  “小洞不补,大洞受苦。防控廉政风险,就是要通过查找廉政风险点,提前防范、堵塞漏洞。”
  2011年11月25日,在通报了河南省教育系统近两年来发生的5起违纪案件之后,河南省高校纪工委书记、省教育厅纪检组组长李功勋面对全省107家高校、26个直属单位(学校)的党政“一把手”和省教育厅全体机关干部,谈惩戒、聊提醒,直接把话给说白了。
  一开始就被挑明了的,还有省教育厅自查自纠发现的廉政风险点:机关全面查找出681个,13位厅级领导查找出49个,31位正处实职干部查找出176个,23个处(室)查找出101个;省教育厅26个直属单位(学校)领导班子查找出239个。
  “领导带机关、机关带系统,领导班子自查风险点带动厅机关,省教育厅自纠带动整个系统共同推进。”李功勋在活动之初设计了这么一条轨道。
  “不仅关键单位、部门、岗位有发生廉政问题的风险,而且任何与人、财、物打交道的部门和个人,包括与学生、论文、职称、项目、奖惩等有关的部门和个人,都有出现廉政问题或腐败行为的风险。这是我省教育系统的现实。”河南省高校纪工委副书记、省教育厅纪检组副组长熊光慈向记者解释其中的缘由,“涉及面这么大,只有省教育厅自查自纠打头阵,工作才好开展。”
  在省教育厅的带头下,2011年5月23日至6月23日,全省107所普通高校的领导班子成员共查找出廉政风险点4800多个;中层干部共查找出廉政风险点3.1万多个。
  排查出风险点后,如何确定风险等级?
  “风险等级定得太高,单位和领导班子压力太大;定得太低,又达不到预期目的。”省电化教育馆馆长李普涛的困惑绝不是个例。
  “各单位成立廉政风险评估组,根据党纪条规、行政法规、廉洁自律有关规定,结合风险点的关注度、影响力、涉及面以及腐败行为发生几率,对查出的廉政风险点进行梳理汇总和审查评估,确定部门、岗位和每个风险点的风险等级,明确防范重点和监管权限。”熊光慈解释,“风险等级高不代表有问题,风险等级低不代表没问题,关键是实事求是!”
  根据这一标准,省教育厅又带头将机关16个处(室)确定为一级风险部门,将其“一把手”岗位确定为一级风险岗位,并将其他7个处(室)分别确定为二级和三级风险部门。
  河南省电化教育馆召开领导班子会议,统一思想,并据此评定出了本单位3个一级风险点、4个二级风险点和14个三级风险点。省内高校也各自把人财物权力较大的部门、综合管理部门、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和面向社会服务的附属单位等确定为一级风险部门,并将其“一把手”岗位确定为一级风险岗位。
  准确定位后,才能谈解决之道。截至去年11月底,围绕排查确定的风险点及其风险等级,省教育厅各处室共制定和完善各类规章制度105项;各高校共制定防控措施1.1万余条,制定和完善规章制度9000多项。
  “廉政风险防控针对的是岗位而不是个人,岗位人员变化了,风险依然存在,任何组织和个人都要正视它,不能回避!”河南省委高校工委书记、省教育厅厅长王艳玲谈起活动的收获时十分欣慰,“最重要的收获之一,是统一了认识,改变了固有的观念。”
  
  “凡是有利益的地方就应该公开,涉及竞争的更需要公开”
  高校全面部署阳光校务
  
  “5月份三笔字比赛的结果还没公布,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情况?如果没有,请学生处尽快将结果公布在蓝天网上。”2011年6月19日,一位李姓学生在河南师范大学网站的校长信箱提出疑问。
  网站资料显示,2天后,校长信箱出现了一条答复:“同学你好,学生处已在蓝天网公布获奖名单,请查阅。”
  如今,河南师范大学校长信箱已经成了一个专题网站,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校长信箱提出意见,并及时看到公开回复。截至目前,信箱共收到师生来信950余封,其中74条具有可操作性的建议被职能部门采纳实施。
  “我们学生最关心奖学金、助学金给了谁,入党和先进都是谁。”在商丘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王海(化名)向记者谈起了学校发生的新变化,“现在,这些在校园网上都查得到!”
  “凡是有利益的地方就应该公开,涉及竞争的更需要公开。”学院副院长杨保银告诉记者,“学生关注的奖(助)学金评定、入党、评先评优,包括教师关注的职称评聘、人才招聘、科研申报、奖项评定,如果捂着盖着评,即便没有猫儿腻,师生也会怀疑有暗箱操作。既然我们的工作是公正的,就更应该把每一个环节拿出来晒晒。”
  阳光校务,也让郑州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2011年6月20日,郑州大学国学、建筑学、德语三个专业的自主招生结果如期在该校招生信息网公布了出来。早就守在电脑前的李一宸,一眼就从名单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我们只是普通家庭,跟着招生简章一步步走,看着学校从资格审查、笔试到面试一次次公示结果,还真就成了。学校招生真是透明不含糊!”李一宸家长难掩心中的喜悦。
  在郑州大学招生办公室,记者了解到李一宸的相关情况:李一宸在2011年复旦大学博雅杯人文知识大赛中以一篇《〈人间词话〉评议》获奖,并在自主招生面试中用一首即兴之作——“余三岁知诗,六岁习文。郑州大学,乃中原第一学府。扬名远啸,虽边穷之人莫不欣然而向之。行于今日,增自主招生之径,欲试才以四方,非独拘蔽于一试矣……”——充分展现出较好的古文功底,从766名高中生中脱颖而出,赢得30分的优惠加分。
  “最后拿到合格证的有60位考生,他们如果要报考我校的相关专业,只要达到一本的分数线,就可享受30分或10分的优惠加分。”郑州大学招生办主任刘建华介绍,2011年5月30日,郑州大学招生网上即公布了《2011年自主选拔录取招生简章》,点击浏览量达3.6万次。6月9日至13日,考生在网上报名、打印申请表。笔试和面试结束后,6月20日,入围考生的名单即在招生信息网上进行4天公示。就连面试现场也全程录像,确保公开、公平、公正。
  “这种公开的监督,既保护了我们,也有效排除了外界干扰。”参与招生的几位老师表示。
  2011年10月13日至25日,河南省高校纪工委组织4个检查组,分别对36所省属、2所市属和2所系统管理高校的校务公开工作进行了专项检查,确保其成为一种规范、程序和常态。
  
  “给权力设计规范运行的轨道”
  关键环节层层设防
  
  漫步在郑州大学新校区,莘莘学子感受到的是整洁大气。而在该校领导眼里,这建设规模165万平方米,静态投资规模19.7亿元的新校区的建设,更是校党政领导廉洁自律的重点领域!
  “怎么避免‘大楼盖起来、干部倒下去’?”难题困扰着学校领导层。
  “校级领导干部在学校基础建设和大宗物资设备采购中,不介绍施工队,不介绍供货商,不违规干预工程正常招投标工作。不管谁违反了这一规定,师生员工都可以向学校纪委和上级纪委举报。”郑州大学党委书记郑永扣反复强调。
  相应地,学校党委制定印发了《郑州大学重大建设项目招标投标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从项目招投标、施工管理、重点监督事项等多个环节规范基建工程,并成立了由分管校长、纪委书记、工会主席组成的“三人领导小组”,负责管理和监督工程建设,且规定,工程款的支付需由“三人领导小组”会签。
  从制度层面到执行环节,这堵“工程防火墙”真正立了起来。截至目前,郑州大学未发生一例校领导插手基建工程或该领域的其他违纪事件。
  除了基础建设,在人事这一敏感环节,各高校也纷纷打出组合拳,“琢磨”如何在限制权力上做足“防控文章”。
  在处级领导班子换届工作中,河南大学党委按照岗位符合度、群众满意度和班子认可度“三度”标准,在每一个环节中推进信息透明,在扩大干部工作民主上下功夫。
  “换届开始前,我们发放了581份问卷,就处级干部任职年龄界限、任职资格条件等开展政策大调研,并专门抽出十多天时间,组织大接访,认真听取离退休老同志、民主党派人士、在任处科级干部和教师等数百人的意见建议。”河南大学党委书记关爱和告诉记者,“组织工作只应阶段性地保密,它并不神秘。”
  通过设置公告栏、开通换届专题网、聘请换届工作监督员等,该校及时快捷地做到政策、过程和结果的透明,并在此基础上,推行了干部任用票决制。“选任的2个职位在差额票决时,都因赞成票未超过应到委员数的一半而暂时空缺。”关爱和感叹,“这就是程序的约束力啊!”
  “防控廉政风险,要在涉及财权、事权和用人权等关键环节层层设防,给权力设计规范运行的轨道。”王艳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颇有决心地说,“要从源头预防腐败,保权力正确行使,养浩然正气,让象牙塔更纯净!”

链接@专家视角:.

风险防控成本低、效果好
胡杨

  河南省教育厅结合教育系统反腐倡廉建设的实际需要,以防控廉政风险为抓手,以高校为主战场,在教育系统广泛开展廉政风险防控机制建设,用比较低的成本取得了良好的政治效果和社会效应。
  第一,强化了预防腐败的意识。廉政风险防控机制建设过程本身,就是工作人员预防腐败的自我教育过程。河南省教育系统在活动中,引导管理干部和师生查找不同岗位的廉政风险点,分析背后的制度机制等深层次原因,大大强化了领导干部和广大师生廉政风险管理的意识,对进一步推进河南省教育系统“以廉为荣,以贪为耻”的廉洁文化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二,提高了廉政风险管理的能力。通过领导提、组织帮、个人找、相互提等多种方式,活动对容易滋生腐败的岗位、权力运行的关键点等进行全面系统分析,不仅提出了化解廉政风险的对策,明确了各单位反腐倡廉建设整体策略的有效性,而且使处于不同岗位的人员提升了自我廉政风险管理的技术和能力。
  第三,促进了权力的公开透明运行。权力公开透明是廉政风险防控机制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推进廉政风险管理的前提和基础。活动一方面清理和规范教育系统权力的运行程序,编制不同岗位的权力目录,明确权力公开的具体要求及其保障措施;另一方面,针对廉政风险关键点,特别是广大师生反映强烈、社会关注度高、直接涉及师生切身利益的重要风险点,加大推进权力公开透明的力度,提高广大师生参与学校管理和监督的意识,深化了权力的公开透明运行。
  第四,推动了相互制约协调的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的建设。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是预防腐败的根本。廉政风险防控机制建设过程,也是发现和调整权力制约协调机制薄弱环节的过程。河南省教育系统始终抓住决策、执行、监督等权力运行的关键环节,不断增加决策的民主度和透明度,不断强化领导干部的执行力,不断完善廉政风险的监控机制,为进一步建立和完善相互制约协调的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作者系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