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军嫂娇养记网盘:转载]张琪治蛋白尿经验 (转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爱问知道 时间:2019/11/21 05:22:52
原文地址:张琪治蛋白尿经验 (转)作者:可人 

□ 孙元莹 王暴魁 姜德友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

  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名老中医张琪教授从事肾病研究多年,尤其对于慢性肾小球肾炎的治疗具有真知灼见,以疗效显著持久闻名于杏林。笔者有幸侍诊学习,于导师丰富临床经验中觅得一鳞半爪,现介绍其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所致蛋白尿经验。
  蛋白尿在中医范畴内尚无恰当的命名,张琪教授认为蛋白乃人体的精微物质,由脾化生,由肾收藏,蛋白尿的生成,与脾肾两脏虚损密切相关。脾虚则不能升清,谷气下流;脾失固涩,精微下注;肾虚则封藏失司,肾气不固,精微下泄;另外湿毒内蕴,郁而生热,亦可使肾气不固而精气外泄,热为阳邪,性主开泄,肾受湿热熏灼而统摄功能失职,而致精关开多合少,蛋白等精微物质随尿而下。气血来源于脾,肾为阴阳之根,故临床所见的脾肾虚损常在气血阴阳方面偏重。长期蛋白尿,精微物质大量随小溲而去,不能正常滋养五脏,则脾肾虚损进一步加重;同时脾虚,饮食不能正常化生精微,反而酿为水湿痰浊,故或见低蛋白血症,或见高脂血症。进一步水湿之邪滞留,浊阴弥漫于脏腑,功能损害,互为因果,恶性循坏,出现氮质血症,则病情日趋严重,乃至不可收拾。
  经过长期大量临床实践,张琪教授总结出治疗肾小球肾炎蛋白尿系列验方。如病人以蛋白尿为主,不伴有高血压及肾功能异常,表现为周身乏力,腰酸腰痛,头晕心悸,无水肿或轻度水肿,手足心热,口干咽干,舌质红或舌尖红,苔白,脉滑或兼有数象。辨证为气阴两虚,兼夹湿热之证,方用清心莲子饮加减。方药:黄芪50g,党参30g,地骨皮20g,麦冬20g,柴胡15g,黄芩15g,车前子20g,石莲子15g,甘草15g,白花蛇舌草50g,坤草30g。张琪教授发现肾小球肾炎初期多表现为气虚阳虚,日久迁延则转而伤阴,“阳损及阴”而形成气阴两伤,治疗一方面要顾及气虚,另一方面也要照顾到阴虚,本方黄芪、党参皆为补气之药,地骨皮、石莲子、麦冬、黄芩、柴胡滋阴清热,用于治疗肾小球肾炎之蛋白尿取其益气滋阴、清热秘精之效。本方虽然治疗气阴两虚,但从药量来看,更侧重于气虚,辨证以气虚为主时用此治疗效尤佳,治疗肾小球肾炎服本方一段时间后,有的病人出现咽干口干,食纳减少,舌尖红,阴伤之象已露端倪,此时可加滋阴清热之品,相应减少参芪用量,否则坚持原方不变,多出现阴虚症状加重,尿蛋白又复增加,临床上常有类似情况出现。现代药理证明,黄芪能够显著减少尿蛋白,认为这种作用于其改善全身营养状态有关。
  肾小球肾炎水肿消退后,脾胃虚弱,清阳不升,湿邪留恋,见体重倦怠,面色萎黄,饮食无味,口苦而干,肠鸣便溏,尿少,大量蛋白尿,血浆蛋白低,舌质淡,苔薄黄,脉弱。方用升阳益胃汤加减。组成:黄芪30g,党参20g,白术15g,黄连10g,半夏15g,陈皮15g,茯苓15g,泽泻15g,防风15g,羌活10g,独活10g,白芍15g,生姜15g,红枣3枚,甘草10g。方中党参、黄芪、白术、茯苓与防风、羌活、独活、柴胡合用,补中有散,发中有收,具有补气健脾胃、升阳除湿浊之功效。国内有关单位报道,用去风药治疗肾炎蛋白尿有效,张琪教授认为风药必须与补脾胃药合用方能取效,取其胜湿升清阳之功,以利脾之运化,脾运健则湿邪除而精微固,于是蛋白尿也随之消除。
  肾小球肾炎蛋白尿、血尿日久不消失,病人表现腰痛腰酸,倦怠乏力,头晕耳鸣,夜尿频多,小便清长,或遗精滑泄,舌质淡红,舌体胖,脉沉或无力。辨证为肾气不足,固涩失司,精微外泄。方用参芪地黄汤加味。组成;熟地20g,山芋20g,山药20g,茯苓20g,泽泻15g,丹皮15g,肉桂7g,附子7g,黄芪30g,党参20g,菟丝子20g,金缨子20g。其中熟地、山芋补益肾阴而益精气,黄芪、党参补气健脾,山药、茯苓、泽泻健脾渗湿,丹皮清虚热,肉桂、附子补命门真火而引火归元,再加金樱子以固摄肾气,菟丝子以益肾添精,实践证明,效果满意。
  肾小球肾炎日久,水肿消退或轻度浮肿,尿蛋白持续不消失,腰酸腰痛,周身困重,尿昏浊或黄赤,咽痛口苦,舌质红,苔白腻,脉滑数,辨证为湿热毒邪蕴结。用自拟之利湿解毒饮。组成:土茯苓50g,萆薢20g,白花蛇舌草30g,扁蓄20g,竹叶15g,山药20g,薏苡20g,滑石20g,通草10g,白茅根25g,坤草30g,金缨子15g。功在清热利湿解毒,用于湿热毒邪蕴结于下焦,精微外泄所致的蛋白尿。本病日久多夹有湿热,湿热不除则蛋白尿难消。张琪教授强调应用清热利湿药时,要注意防止苦寒伤脾。本方皆淡渗利湿之品,务使清热不碍脾,利湿不伤阴,以轻灵淡渗取效。金缨子为固涩之品,加入清热利湿药中有通中寓涩之义。有些病人蛋白尿长期不消,用健脾补肾法难以取效,而由于反复感染,出现一派湿热证侯,用此方后蛋白大多可以消失。辨别湿热首先应区别湿邪与热邪二者孰轻孰重,本方对于湿重于热效果较好,如果热重于湿,可用加味八正散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