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园到贵阳大西门:【病房-125】想当一回狗仔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爱问知道 时间:2020/04/05 05:11:21
【病房-125】想当一回狗仔队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本新 |  浏览(402) 评论 (19)  | 发布时间:2011-11-16 13:08:57 最后更新时间:2011-11-17 18:46:30   本作品所属分类:小说《病房》 文章类型:普通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病房-125】想当一回狗仔队

        一、

教导员,你看听我说。

实际上,甲的策略不是打100分,而是打的低一些,乙也会想到甲不会打满分,他自己也不能违背事实真的打59分,而至少给个85分,二锅头毕竟是名酒,乙如果给二锅头评了低分,一个国内名评酒家必遭质疑。

甲打了91分,乙打分87分,合计178分,一分为二,二锅头得分89分,基本符合了我国酒类市场的现实。

这个评酒过程这就是对策论。我组织给护士打分,就是利用了对策论这个数学法宝。

教导员点头,说,小刘,莫生气呀,我不懂对策论,多问了你几句,也是我个学习的机会,只要有科学道理,那么明天星期一我就把这个评分张贴出去。

教导员把评分表格夹在文件夹里,咪咪笑,看着我,说,我说过我帮你介绍尤护士“发展个人关系”,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是上边有人提出的,我呢还没有给尤护士说透气,我想等一会她到市里六院给你拿化验报告回来后,我再找她谈。让她给你写住院期间学雷锋做好事的材料。

我哪能算学雷锋。

你是我们病区你的活雷锋,应该宣传你。利用她写材料的机会,我也看看她到底了解不了解你。你也别再和镇上图书馆的女孩子扯扯拉拉了。

嗯。

我明白了,教导员这是先把我弄得一头大热,那一头呢还闷在葫芦里自己热自己的。两个大男人阴谋着算计人家大姑娘尤护士,显得不那么地道。

报告。尤护士在门外喊。

进来吧。

医生说化验报告的英文需要自己翻译——尤护士见我在,吐出的半句话。

刘指导员,不早了,你先休息去吧,我还要给尤护士交代任务。

交代任务,比就是给人家说透气,“发展个人关系”吗。尤护士,能不能先给我说说我的尿液化验分析的结果呀,啊。我祈求着。

这是医疗秘密,暂时还不能告诉你,明天早交班后,让王军医告诉我你。教导员仰着脸,下巴指着门,要我离去。

约莫20分钟,尤护士来病房拍我起来,我们一起来到教导员办公室,大概教导员要当面挑明我练的关系了,我心里透着亮。

教导员指示:老兵退伍在即,团支部的工作要跟上,那些即将离开医院回部队退伍的病号思想工作要摸准,不能出现跑兵和泄密。

尤护士答应着。她是团支部委员。

尤护士和小小沈出一期黑板报,请刘指导员配合我给我们的战士病号讲一次退伍保密教育课,你们看怎样。

好。

好。

我说我在单位我参加过两个营的退伍保密教育,有一定把握。明天我坐头班公交车回部队一次,拿一点资料,备好课请教导员审阅后就可以讲课,题目暂定《激烈的窃密与反窃密》吧。

你先准备,题目吗我再想想,比如要强调杜绝听敌台,不得听美国之音,可以不可以加进保密教育中呢?

我注意到,尤护士伸一下舌头,对我瞪大眼。她的表情告诉我,她在听敌台或美国之音。这样的同志能入党吗?找个机会要摸摸她的底。

                       二、

我起了个大早,先给王爱草草写了一封信,求问她和我父亲为何不给我回信,是不是不同意我回山东临沂看望受伤的父亲,还是其他原因。我带着信,跑步到新场镇北端沪南线公角车站。

天刚放亮我就敲开无线通信参谋周海航的宿舍门。

我告诉他,我在新场镇南端南山寺以北150陆木林家发现指向太平洋方向的蜘蛛网状定向天线,还有一根从南场院大白果树上向西北低的斜拉天线,天线加了自制线圈,我利用到他家闹新房的机会做了内部侦察,没发现进入新房的天线孔。因此,请你借给我一台退役的收信机,我在698医院侦测他一下,我估计:一、他偷听敌台;二、偷听美国之音;三、向外做无线联系。路木林可疑性最大,她爱人可能不知情。我计算的坐标方位是上海市原点147°23′30″,你再看看地图,那里该有一棵独立大树,树高30米吧。以咱们部队原点计算,方位角147°36′09″。

你再帮我算算,以上海原点为大圆角的角度,测算点就定在路木林家南的大白果树上吧。这个没问题。

算好了,你就打电话告诉我,谜语:秒分度数倒着说。

我及时测一下那个方向,不过这事不经汇报就是小动作,要犯大错误的。周参谋虎着脸,

嘻嘻,相信周参谋会有办法的,让我们不违反纪律的。

周参谋是我的同乡,一位中将的儿子,我们是好友。他嘴里批评我,说,这该是公安局一科的事,咱们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你是太平洋的警察,管的太宽。好,管就管吧,老乡我支持你一次,希望你能捉着大狐狸。哈哈,哈哈。器材不能丢,弄坏了不要紧。

我记住了。

我回到宿舍,找到“内部资料”《保密与反窃密》一书,《1980年师机关干部考核资料》,背着小型收信机和悄悄离开师部大院,连正在打扫室外卫生的同伴张洪忠也没惊动,给收发室留下一封信,转交张洪忠,再留下我写给王爱的信。一路小跑,赶到周浦沪南线公元新村站,登上南下的大通道公交客车,赶回医院。

心事急躁火热窜,摘掉帽子当蒲扇;前途莫测盼胜利,开弓没有回头箭。

尤护士站在医院大门外向北张望,她看见我的身影老远就摇晃手里的无檐帽,喊,刘本新,你不用急,小沈给你留饭了,教导员也在等你。

这是尤护士第一次大声喊我的名字,看样子教导员给她说透了我俩发展恋爱关系的事了,但从国家和军队利益出发,我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