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公安出入境管理局:佛法如何看神通?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爱问知道 时间:2020/04/02 08:40:08

在宗门,神通被称为“圣末边事”,不仅与解脱生死毫无关系,而且往往是个妨碍。仰山祖师示众曰:“我今分明向汝说,且莫凑泊,但向自己性海如实而修,不要三明六通,何以故?此是圣末边事。如今且要识心达性,但得其本,不愁其末,他时后日自具足在。”
为什么说神通只是“圣末边事”?
其一,神通不是根本。从广义上讲,有法身神通和报身神通两种。法身神通不但诸佛具足,而且一切众生同样具足。您不觉得自己眼横鼻直、举止言谈、千思万虑,本身就非常奇特和不可思议吗?在末学看来,不管是蹒跚老人还是踉跄婴孩,都是大好一尊佛;不管是枯枝败叶还是柳绿花红,都是天然神通显现。庞蕴大居士有一句著名的偈语,叫做“神通与妙用,运水及搬柴。”多么的平常、朴实和亲切啊!
有一次,麻谷等三位大德悟道后, 行脚参方。当时天热口渴, 看见路旁有一婆婆卖茶。婆婆说: “和尚有神通者即吃茶。”三位大德面面相觑, 不敢举杯饮茶。婆婆说: “看老朽自逞神通去也。”说完便拿起杯盏倒茶。
一日圆修禅师陪侍正传禅师出窑搬砖。同修们纷纷谈及四大名山菩萨出现神通广大之事。正传禅师说道:“者(这)里也不少。”圆修禅师很惊诧,便进一步问:“如何是者(这)里神通?”正传禅师道:“快度砖来!(快把砖拿来)”圆修禅师一听,豁然有省。
其二,神通只是枝末。发通与否, 不足以说明是否悟道。破山禅师在天童修道时, 即能出神偷乡人之鸭, 作游戏三昧。后来事发, 被密云禅师骂道: “子游戏神通虽不无, 但佛法未梦见在! ”破山禅师跪请开示, 并经力参才开悟。
唐朝时,道膺禅师参洞山禅师后,结庵于三峰处所,数日不来斋堂。洞山祖师觉得奇怪,问道:“子近日何不赴斋?(你这几天怎么不来吃饭啊?” 道膺禅师答:“每日自有天神送供。”洞山禅师说:“我将谓汝是个人,犹作这个见解在,汝晚间来。(我还以为你像个修行人,怎么会有这个见解?你晚上来找我!)”道膺禅师当晚到禅师处所,洞山祖师召唤他一声,道膺禅师应了一声。洞山禅师说:“不思善、不思恶,是甚么?” 道膺禅师回到庵里,寂然晏坐参究。天神从此竟寻不见,寻找了三日天神再不见来供养了(真是羚羊挂角无踪迹,一任东风满太虚)。
牛头法融祖师当初住在山洞里,每天都有许多鸟衔花来供养他,等到他与四祖道信大师见面后悟道,从此再也没有一只鸟衔花来献给他,神异不见了。这是禅宗非常有名的公案。有僧问五祖法演禅师:“牛头未见四祖时为什么百鸟衔花献?”法演禅师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问:“见后为什么不衔花献?”答云:“贫与贱是人之所恶。”(前者尚有功德可求,后者贫无立锥之地)同样的问题,冲奥禅师的回答是“未见四祖,德重鬼神钦”,“见过四祖,通身圣莫测。”(前者连鸟都知道牛头修行,固然可喜;后者连圣贤鬼神都不能测知,何况是百鸟呢?)
大彻悟人,鬼神觑不见。南泉祖师有一天应邀到村里应斋,看到许多人排队敲锣打鼓迎接他,就问:“你们怎么晓得我要来呢?”有个人就说:“昨晚土地神给我们托梦,说是今天有个大菩萨要来应斋。”南泉祖师听后说:“王老师修行不力,竟然被鬼神窥见。”南泉禅师俗姓王,经常自称王老师。他认为被鬼神看见是“修行不力”,大概是因为还有些许境界,未能全臻“化境”吧。有个土地神一直想见洞山祖师,却怎么也见不到。只到有一次洞山祖师看到地上丢了些菜叶,觉得可惜,动了此念才被土地神看见过。
其三,神通是圣末边事,宗门祖师根本不重视。不仅不重视,而且在学人未悟之前极其忌讳神通。中峰禅师说:“脱使(假使)未悟之际,千释迦,万慈氏,倾出四大海水,入汝耳根,总是虚妄尘劳,皆非究竟。”无际禅师曾对绍琦禅师道:“只如佛祖来也不许。纵尔横吞藏海,现百千神通,到者(这)里更是不许。”净琴禅师开示:“但只瞑目静坐,心不精采,意顺境流,半梦半醒,或贪静境,致见种种境界。”
当年,南怀瑾先生闭关一次忽然开了天眼通,向他师父袁焕仙报告,结果被呵斥了一顿。后来,南怀瑾先生自己说:“神通虽是妙用,终为幻妄;未得漏尽通者,如偶发神通,必至随妄流转,堕于魔外数中。”这实在是肺腑之言啊!大家试想,平常世间万事我们尚且执着难放,何况是神通奇事呢?在没有明心见性之前发通,难免会执着,难免会堕落魔界;纵然不堕落魔道,对修行参究也是极大妨碍。再说,报身神通有修通、报通、依通、妖通、鬼通等五种,如果是妖通、鬼通、修罗通和术通,就非常麻烦了,不着魔也难。即使是修通也会因为色身败坏失其所依而消灭。所以佛陀告诫:“神通不足恃也,幻法耳!唯法身寂灭,性空缘起为真实法耳!”
静定时发生一些境相,据说以女性较多,幼童也容易;还有,生理有病态、心理多幻想、智虑暗昧的修行人,最易发生各种境相。修习用力一久,贪著其事,心理意识完全趋入幻觉和错觉之中,就成为魔事了。如果能够在出现种种境相时,以智慧明了观照,不跟着感觉、幻觉和错觉走,于一切光色音声幻境不起执著,直至灭尽一切感觉,不落昏沉,也不散乱,灵明无物,这就成为正定正受。所谓没有感应就是最好的感应是也。
其四,悟后发起神通也不显示,更不用于弘法。佛法以正知正见教导世间,使一切众生究竟解脱;如果以神通设教,反而使众生易着迷幻神秘,难入正觉之途,所以佛陀遗教制戒神通,以免正法眼藏流于外道。黄念祖老居士说“要有神通才能弘法是个极端的错误,这是败法,是坚决不许的。魔同样神通广大,天帝也打不过的。天的力量还打不过阿修罗王呢。”如果不以般若正见来弘法,那么魔来显通惑乱又当如何辨别呢?
禅宗正见更是如此!宗门规定,以神通惑众者即迁单(即驱逐出门)。历代禅门宗师荷担众生法身慧命,不言神通,以平实为人,作人天表率。黄檗禅师游天台时遇到一位僧人,如旧相识,相伴而行。正好遇到涧水暴涨,那位僧人要带黄檗禅师同渡。黄檗禅师说:“兄要渡自渡。”那位僧人于是就蹇衣蹑波,如履平地,回头说:“渡来!渡来!” 黄檗禅师骂道:“咄!这自了汉,吾早知,当斫汝胫(砍断你的脚)。”那位僧人赞叹说:“真大乘法器,我所不及!”说完就不见了。
宗门如果以神通示迹,必定是故意显示狂颠,并不提持正印,领众弘法;或者临终略作表演即走。比如隐峰禅师曾经掷锡空中,飞身而过,使得两个部队将士斗心顿息。既然显示神异,担心惑众,便到五台山示灭。
当然,这里不是完全排斥神通。神通本是妙用,只是要慎用,比如对于没有信仰的人可助起信心;神通本是我人本能,证入圆满佛地,具足三明六通,则神通不再是神通,只是寻常活计;神通本不是坏事,明心见性后开发神通就不是魔了,因为大开智慧,洞彻实相,所谓“先得漏尽通,后得五神通”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