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出入境管理局电话:天涯观察第437期:张艺谋,请别打着“印象”的旗子招摇撞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爱问知道 时间:2020/04/05 05:03:24


这“印象”那“印象”,不如给子孙留个好念想


  
  11月13日,大陆作家草军书在微博发表文章,称张艺谋的创作团队正在策划推出大型实景演出剧《印象平遥》,该演出投入巨资高达3亿元,他劝张艺谋替政府“少糟蹋钱去支持教育医疗”而引起围观和热议。
  
  由官方扶持的《印象平遥》大型实景演出项目,前不久在古都平遥正式签约并启动,据报道,此项目由平遥县和导演张艺谋的创作团队合作,由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和观印象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实施。此项目主要由张艺谋的创作团队策划并推行,当地官员称,此3亿的项目于2012年建成。
  
  平遥古城距离太原市区约110公里,是中部甚至全国唯一一座保存完整的历史古城,距今已有2700年历史,并在199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而在近代,平遥的出名并不是因为那一片片穿越时空的冰冷建筑,而是数以百计曾影响过中国国脉的票号,看过《乔家大院》的观众应该还有印象,著名的日升昌,尉丰厚等票号总部就在平遥,整个19世纪,中国乃至世界的金融中心就在平遥,平遥古街上的一声咳嗽,都可能引起中国经济的动荡。作为封建社会的一座行署所在地,平遥古城不过是晋中地区乔家大院,王家大院,李家大院中的独一处,毫无姿色可言。恍惚一夜间,一场古城热让当地人发掘出它的文化价值而加以开发,平遥古城这才又一次热闹起来。而其历尽劫波还能存在,背后原因却很令人尴尬,文革中几次想拆掉此“四旧”,因各派争斗,无法动员足够力量,这才作罢。

张艺谋给世人的印象

从文艺青年到谋利之徒


  
  张艺谋早在03年就倾力推出首部大型山水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随后又推出《印象丽江》、《印象西湖》、《印象大红袍》、《印象普陀》等6部系列实景演出。无一例外,这几个“印象”都是用钱堆起来的,除03年的《印象刘三姐》因是第一次,又打着张艺谋的旗号,神神秘秘吸足了观众的眼球,门票收入勉强过亿而被媒体神话为“印象经济”外,其余都是虎头蛇尾,草草了事。热闹过后,客散主人安,剩下百姓叫苦连天。
  
  想当年,张艺谋靠卖血得来的400块钱买了个照相机,半步迈入摄影这个圈子的时候,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从成为“电影大师”之后,仿佛一夜之间,灵台清明,自己就什么都会了,什么都懂了,什么也明朗了,而也仿佛是一夜之间,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原来张艺谋在各个领域的艺术才干和天分都是拔尖的。于是,张艺谋不拍电影了,开始搞话剧了,于是《图兰朵》出来了,后来港台武侠电影衰落了,张艺谋开始救市了,于是《英雄》出来了;再后来周星驰不拍喜剧了,张艺谋又开始救市了,于是《三枪拍案惊奇》出来了……再再后来,张艺谋又开始拍“印象”了。
  
  综上所述,看似杂乱,其实有一根主旋律贯穿始终,那就是——名利。不可否认,张艺谋早期的作品确实在当时给人以耳目一亮的感觉,其成名作《红高粱》至今仍是中国电影史上的经典著作,也成为他今生翻不过去的坎。成名后的张艺谋有点走火入魔,后来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则像是在散发着霉烂气息的昏暗潮室自渎,这部貌似后现代无病呻吟式的影片在西方很受欢迎,长袍马褂鸦片小脚又一次被看作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象征,互相的吹捧触摸无形中增加了其痉挛的快感,于是在高潮中紧接着又拍了一部《菊豆》,将中式文化传统宣扬海外,而其也臭名昭著的成为中国文化海外代表人。
  
  在国外靠贩卖祖宗辫子小脚展览走红的张艺谋除了得到几声口头表扬外,并没捞到什么实质利益,这让他很是失望,毕竟海外的票房是靠观众说话的。于是有两年,张艺谋彻底摒弃了这种自贱赚吆喝的作风,开始踏踏实实的走起国内路线,可惜时过境迁,江郎才尽,拍的电影一部比一部烂,再下去眼看连投资人也找不到了,真的是急杀人也么哥……关键时刻,老张听从高人建议,趁着余热尚在,拨乱反正改走官方路线,一口气拍了几个“印象”方才扭亏为盈,至于当地政府赚不赚,反正我赚了就行了。于是,张艺谋再也不是那个日日琢磨艺术突破,力求表现生活的张艺谋,而变成了柔若无骨与政府眉来眼去投怀送抱的张艺谋。
  
  2008年的奥运会开幕式让海外友人又一次见识了作为中国文化海外代表张艺谋大师的杰作,据说光开幕式就花费了不下20个亿,用金钱来堆砌效应自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以我等草民龌龊心理,如此大的工程不揩一把油简直是对不起先人。开幕式进行到一半:众多黄衣“家仆”抬着一巨大无比的坐撵赳赳走上舞台,笔者楞了一下,随即笑着慨叹道:这厮到死了也不忘那一套,难道是以此明己志乎?或包藏祸心,以此明我华夏之志乎?

老谋子和平遥县合伙玩的什么把戏?

就让你们在高潮中颤抖吧!


  
  此次大手笔投资《印象平遥》,无非是地方政府“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又一出策划。早在1990年,官方就筹办了第一届平遥国际摄影展,取得了圆满成功,并一直延续到现在。可以说,国际影展对推动平遥古城对外宣传上起了很大作用,十来年坚持下来,作为农业县的平遥财政收入也由当初的1000来万一直攀升到去年的9亿多,这可是实打实无污染的绿色收入,引得周边的太谷文水等县一片羡慕。
  
  而事实上,平遥县委却有一肚子说不出的苦水,援引2010年6月的一份报道,平遥县一年需免费接待10万多游客,仅此一项,旅游少收入2000多万元,而且还得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接待,机关上下叫苦不迭。据平遥县古城管理委员会介绍,平遥县目前已被列入保护对象的古建筑就达400多处,严重缺乏保护经费,曾因缺乏保护资金导致城墙坍塌。而为古城开发所需的新城开发及古城搬迁,至少还存在20多亿元的资金缺口。而另一方面,2010年平遥县财政收入7.3亿元,县里可支配财力只有2.9亿元,门票收入按三七和个人分成,给县财政的贡献也就几千万元,而公务接待花销以及国际影展等其它开支,早已使门票财政收不抵支。
  
  一个只有50万人,财政收入不足9亿元,这点家底在发达地区连个区区乡镇都不如的小县城,居然有大魄力一口气甩出去3亿开一场虚有其表的大型盛会,而贵为御用国师的张艺谋也肯降尊圩贵,难道真如网友恶意所猜是互相抬轿,合伙骗钱?

结束语

  
  平遥现在尚有低保数千家,何不人手一个大红包,使其感激涕零,何须再来维稳?又或学神木全民免费医保,让病魔不再猖獗,让生命不再脆弱;或可学新加坡安得广厦千百间,大庇平遥寒士俱欢颜……非要学什么丽江西湖大红袍,难道老百姓的“印象”真的不如友邦的“印象”?